Lavender

回來美國後在北加州的南灣展開我的新生活將近一個月了,在這段期間我對找工作這件事都一直持續進行中,偏偏這件事是要靠點運氣再加上一點機緣的。他先生沒有給我甚麼壓力因為他知道我會給自己壓力。當其他親友關心我找工作的進展時,這個話題其實讓我挺無奈的因為身旁總是會有些小聲音會這樣說:「你早知道加州現在景氣不好、政府大砍教育預算怎麼還這麼冒然地不再繼續接受之前在德州那份高中的續約聘?」又或者是「縱然想從教育轉回生物業界也並不是那麼簡單的畢竟我在這方面的相關經歷還是不夠。」不過這條路既然是自己選的就要接受這條路上的所有的好還有所有的不好。換個角度來想,我已經很不錯了因為並沒有任何的燃眉之急又還有他先生的陪伴所以我是知足的。研究所的好友B小姐說了一句話很有道理,她說:「即使不能幫忙生財但還是可以節源。」於是我們第一步節源就是從他先生每天中午的便當開始,當我在做他的便當我是很高興的還會上網找找食譜研究便當的新菜色。最近成功的菜色有麻婆豆腐還有味增秋葵。

再回到工作這件事上,這件事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進展。一開始我誤打誤撞地跑去應徵一家在Palo Alto 史丹佛大學附近的一間補習班,職位是中文老師 (嗯! 我知道這跟我在高中教化學差很多但是有了之前在休士頓那邊中文學校的經驗也不算太菜鳥)。這家補習班的owner是一對夫婦,太太 (Natalia)是西班牙人而先生是韓國人 (Tony),是一對人非常好的夫婦。我們在面談的時候談了很多,有工作內容也有他們對這間補習班的遠景還有他們帶學生家人一起到西班牙南部遊學的趣事。熱情又活潑的Natalia讓我想起在高中認識的那位從西班牙遠來德州的交換老師 Magdalena於是好感倍增。Natalia在Palo Alto這帶做課後西班牙語文班做出口碑因此與先生共同創立了這間補習班希望讓更多的小朋友有機會學習不同的語言。她希望我幫她帶史丹佛大學附近的一間小學的課後中文班,她很仔細地描述這些小孩們的家庭背景。這些家長形形色色有些甚至是史丹佛的交換教授還有控制欲很強的媽媽也還有眼睛長在頭頂上的父母。當我聽到Natalia講到其中有一位控制欲很強的媽媽的先生是某家上市公司的CEO所以不管出席甚麼宴會場合都會嚴密的監控與先生交談的人物不禁笑了出來,Natalia跟我說她當時真想跟那位太太說:「Relax, woman.  No one is going to steal your husband!」。當然我知道她講這些並不是要嚇跑老師而是要幫老師做好心理建設所以才不會覺得被這些有錢人的家長行為offended因為很多時候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行為有這麼糟吧?! 我回家後不久便收到Tony的email表態希望跟我簽約,這是好事但是我並不是很確定這張約是簽多久,如果是簽一年的話那就有點麻煩了因為如果以後找到更適合我的工作很有可能會被這張學年約給綁住所以我很誠懇地回email給Tony道出我簽一年約的難處。我認為他們夫婦都是直來直往的人所以誠實地跟他們說反而比較好但是大概是我自己還蠻喜歡他們夫婦的所以我在email的尾部很誠懇地跟他們說他們夫婦非常熱情而我很高興認識她們,假如他們的周末有需要中文老師帶課也可以再找我幫忙。Tony在回信中謝謝我這麼誠實也跟我說日後有需要會再跟我連絡,老實說我看到他第一句話就安心了至於尾部提到會再找我的那句我當做是客氣的closure。If something happens, then great.  If nothing happens, no hard feeling. 只是我沒想到這句短短的closure居然在兩個星期後把我從有些失落失意的心情給帶上來。

當我回完Tony之前的那封簽約信後,我找到我家附近有一間中學charter school正在招part time的電腦老師與IT support.  我當時的想法是「中學的電腦課能有多難啊? 而且IT Support也是更新學校的網站之類的吧?」寫信去應徵後隔天就收到校長的回信要約面試的時間。當天開車過去時還因為學校的扛棒太小找不到,是看到好幾間托兒所還有中文學校的補習班但是就沒看到這家新中學的蹤影,後來下車到處走才發現學校藏在托兒所的後面。當我一走進這間很小的學校當下覺得有點奇怪再加上校長說我們全校就只有一條走廊七間教室,我想這大概已經小的不能再小了吧?! 校長問了很多教育界的基本面試問題最後還請我試教。試教的過程中校長就提出一些在電腦課小鬼常會問的問題,比如:「老師,我可不可以到吸血鬼網站? 老師為什麼我們要學這個? 老師這個好無聊喔!」要是平常我可能會先賞一兩個白眼再跟小鬼解釋但是這是試教所以只好耐著性子解釋而且還BS一些讓校長覺得很不錯的答案,只是在現實生活中我不覺得小鬼會有耐性聽我講完。試教完後校長說他會向他的上司推薦我這個人選,如果順利我隔天就可以來參加教師訓練。其實這個校長很不錯,看的出來對教育有很大的熱忱而且很有耐心所以我覺得跟他共事應該會不錯。只是隔天的training有點令我失望因為這個學校很新再加上資源有限所以校長的組織能力並沒有發揮到,於是當天回家後我寫信問校長看看他有沒有未來幾天training的agenda可以讓我們看看以及參考。這個校長是聰明人因為隔天早上他馬上發出一份training的agenda。由於這份工作是臨時下來的所以連我本來要回德州的機票也因此改期,沒想到我板凳都還沒坐熱我這兩天短短的training就到尾聲了。第二天下午校長在午餐的時候接到這間學校基金會的電話說他們要從南加州轉一位正職的IT兼電腦老師來北加支援所以我就正式的被lay off了! 這大概是我目前人生中最短的工作啊! 不過校長很有情有義地跟基金會幫我要了一個星期的severence package,雖然數目不多但是我知道校長對這突如其來的安排對我感到很抱歉,同時也像我說他以後學校擴大後有需要會再找我回來教書。我走出這間小學校的校門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因為這間學校的資源令我擔心,這些學生將要跟老師共用洗手間、體育課也沒有更衣室更衣所以必須全部又擠到小小廁所去、教室內沒有垃圾桶等等。這些資源不可能都靠家長捐贈還是必須從中央得到資金才行。除了資源外,大概是想到要教國中生讓我想起第一年在國中實習的惡夢,晚上做夢想的都是要怎麼管這些小鬼,正所謂開學前恐懼症侯症群再度上身。他先生以為我會很難過所以當天聽到我還有severence package就笑著提議說可以去慶祝。

沒想到charter school烏龍事件過後的一個星期我前天接到了Natalia的電話留言詢問我是否有興趣weekend教一對父子中文。當時的我正處於一種擔心萬一在家待業久了後會更難找工作的心情下,跟他先生談了後考慮一下後還是決定接下。他先生是覺得我可以不用為了點小錢犧牲星期六但是我覺得倒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有點其它的重心也順便去多接觸人群。再加上我覺得Natalia和她先生都是還不錯的人所以我願意在週末早上開車到Palo Alto。昨天我第一次見到了那對父子,爸爸陪小孩學中文只希望能讓他更有興趣,我覺得他很用心所以回來後一直在想怎麼樣才能讓這個小孩更簡單與開心的方式學好中文。我想這將是我目前生活的新重心,我很期待。

圖註: 這把薰衣草是在歐舒丹買的,沒想到擺在木編的相簿旁別有風味

創作者介紹

Yes, Ms. Pan

msp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mileforyou
  • 這張照片很讚^^
    加油~我相信你會找到自己的路~
  • 珮芸:
    好久不見啊! 謝謝你浮出水面問好
    你高考準備的如何?! 祝你考試一切順利 :)

    mspan 於 2010/08/25 04:21 回覆

  • Minako
  • 哇! 你在LOCCITANE買薰衣草會不會很貴啊?
  • 大概十塊多一些吧! I'm planning to hang on to it for a long time because this is dried lavender bunch.

    mspan 於 2010/08/28 01:21 回覆

  • amy
  • 謝謝你在我的blog留言喔
    我住在south san j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