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e Tahoe/Heavenly的滑雪行絕對是我這個寒假旅行中最富有回憶的部份! 整個滑雪行從上山到下山如果只用一句簡單的話來形容就是「倒啃甘蔗、漸入佳境」。
由於天氣以及路況的緣故使他先生決定提早一天出發,星期天下午我們便整裝滑雪器具以及行囊出發至Lake Tahoe。出發前當地的路況報導便強制每輛上山的車必須攜帶雪鍊,為了買雪鍊還在舊金山附近的汽車器具行逗留了至少有一個小時,玄的是舊金山附近的汽車器具行居然買不到雪鍊。眼看著天色都快黑了,上路的時間勢必是不能再拖了,畢竟越晚上山越不好。幸好在途中的Sacramento附近終於找到賣雪鍊的汽車器具行,我們倆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我不是開車的人但是我會盡量保持清醒也多少幫身旁開車的人看地圖路況又或是陪陪對方說話,尤其當我們上了海拔近兩千公尺的山路更是馬虎不得。就在快開到山頂的時候,我們發現前面的車都紛紛慢了下來還有臨檢警察,我們就猜到肯定是強制要幫車上雪鍊了。在東岸我們根本沒這種雪鍊的鬼東西所以上雪鍊這項耗時費力的工程只好由他先生代勞,下車前他跟我說:「我知道你很多年沒開車了,但是還知道怎麼前進後退吧?」沒辦法,我又沒上過雪鍊我能幫上忙的地方也只有駕馭車子的方向吧?! 我看著他點點了頭說:「我可以。」老實說我在他眼睛裡還是看到一絲絲的擔心但是當時的情況實在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不是我開車他上雪鍊要不然就是他開車我上雪鍊,不過第二個選擇很明顯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就在上雪鍊的同時,外面的山路已經下起了冰冷的雪雨,看到他先生在外面淋冰冷的雪雨我很自責因為當初他會排Lake Tahoe的行程完全是因為我非常喜歡這裡的湖景。不過在這種鬼時候就算我自責也來不及了因為眼前有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幫忙。當他先生在輪胎前鋪好雪鍊時他便要我慢慢把車往前開這樣輪胎才能卡住雪鍊,我便把P檔換到D檔準備踩油門前進,不過為什麼我換到D檔後車子沒有前進呢? 沒有前進也就算了,引擎還有怪聲音?! 他先生在外面急瘋了便問我說:「腳煞車放了沒?」我直說:「放了!」在這裡我必須要說我當時以為他說的煞車是指我有沒有換檔因為我以前開我家的車只有手煞車所以根本不知道他那台車還有腳煞車這種東西,他後來走到車旁跟我說腳煞車在最左邊然後要我用力踩下去總算才放了腳煞車。大概是太久沒開車了,我踩油門前進的時候力道太大差點沒把站在路旁的他先生嚇昏(我大概魂也去了一半),只聽到他氣急敗壞地大喊:「你給我煞車!!!」我停住車後,他只好又再回到駕駛座旁幫我臨時惡補開車技巧。不曉得是他教的好還是人在生死關頭的壓力下總能發揮出潛能,後來在山路前前後後上了三次雪鍊 (好不容易上了雪鍊後又因為臨檢警察走了所以我們又把雪鍊拿掉。沒想到才開不到幾英哩臨檢警察又出現在我們的前方,當時真想罵髒話!)我已經沒有甚麼問題前進後退了。當他後來安慰我有進步我真的只能苦笑應對,當時自責感又湧上心頭因為我又很多年沒開車所以能幫上的忙真的有限。我知道他開車的人壓力比他一個人開車更大畢竟他還得安全地把我送回家。預定四個小時的車程因為雪鍊以及路況的緣故,我們整整開了七個小時才抵達目的地。哈雷路亞!!!

隔天早上抱著雀躍的心情前往Lake Tahoe旁著名的滑雪場Heavenly,當纜車越來越高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因為高度的關係開始有些呼吸上的調節,不過當時壓根沒想到這個Heavenly (天堂路)最後會演變成 Hell (地獄無門)的情景。因為是第一次滑雪所以對於器材的使用上並不是很得心應手,他先生大概花了半個小時慢慢地帶我適應滑雪器材還有一些簡單的技巧。就在我開始找到一點竅門時,我發現我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快要撞到旁邊的樹叢,當時直喊:「你沒教我怎麼停啦!! 啊! 快要撞到樹了...」為了不要撞上樹,我只好往旁邊一倒讓自己的雪橇停住,後面的他先生看到我的臨場反應在後面笑到快岔了氣,我沒好氣地說:「還笑? 還不趕快過來扶我起來? 杵在那邊做甚麼?」好不容易扶我起來後,他說他要帶我下坡,不過為了讓我對下坡比較沒有恐懼感他要面對面地帶我滑然後我負責幫他看路,可是他的教學方式很明顯地不適合我因為我對於控制自己的雪橇並不是很熟練所以兩個人的雪橇很容易卡到反而更不好滑,最後又是上演了控制不了的戲碼然後抱著他滾了下坡。這一跌就不得了,我看到接下來的坡越來越陡只有更害怕,於是坐在雪地上耍賴說:「你不是說這是初學者的嗎? 為什麼他X的這麼陡啊?! 」只見他很不好意思地說:「Sorry! 我之前沒看清楚所以我們走的這條是intermediate...不過中間應該有路接到出初學者的滑雪道才對!」我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接著說:「這個坡真的太陡了我怕我控制不好到時候去扭到還是摔斷腿就更不好了! 老娘不滑了啦! 我可不可以直接用滾的下去啊?」他面有難色地說:「滾的會不會更危險啊? 萬一人家撞到你怎麼辦? 然後你的雪褲萬一磨破了就不好了」事後證明我應該相信自己的因為我相信我如果當初滾了下來就不會發生腳走到膝蓋快斷掉的事。既然不能用滾的那我用走的總行了吧? 沒錯,我大概是史上第一人把那一整條至少有三英里的中級滑雪道給走完了!!! 途中風雪還不停的下,可是我只能向螃蟹一樣側著慢慢地移動,走了三個多小時終於看到平地,他先生問我要不要再試試滑滑看? 我當時真的是有心無力,好不容易把雪鞋套進雪橇後,他先生要我把腳抬起來把雪橇的方向移好。他急著說:「你腳趕快抬起來啊!」我在雪中走了三個小時的山路最好是我膝蓋還有力抬的起來啦! 我沒好氣的說:「我當然知道要把腳抬起來啊! 可是我膝蓋很痛根本抬不起來嘛!」這時他才真的意識到我如果真的要是再勉強下去肯定會膝蓋受傷,於是他趕緊找了滑雪場的工作人員說明我的狀況後希望他們能送我們下山畢竟當時天色也快暗了。半小時後,酷酷的Amigo騎著雪上摩托車炫風式地停在我面前,要我坐上去後帶好安全帽就把我送到下山的纜車跟他先生在那邊會合。我比他先生先到了搭纜車的地方,只覺得身體越來越冷、頭越來越暈、空氣越來越薄,有種血壓以及血糖過低要暈倒的感覺。就在我決定不管一切只想倒下的那瞬間,我終於看到他先生了,那一剎那間覺得在這個折磨人鬼地方終於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出現在眼前好感動,也正因為看到了他我才沒有暈倒也順利下了山。

老實說我還是很高興跟他先生一起經歷了這段旅程,縱然遇到了很多無言的情節但我覺得是一場很真實的體驗。他先生很謝謝我在滑雪道那邊並沒有埋怨他、生他的氣因為他覺得他要是我的話早就很有可能會跟對方吵架,氣對方行程安排的很差。我笑了笑說:「沒有人希望這樣的事發生的。吵架有甚麼用呢? 山路我還是得走完並不會因為生你的氣後就不用走了,對吧? 而且當初也是我自己願意陪你一起來滑雪的。如果下次要再來的話,記得不要再把我帶到intermediate的滑雪道來就好了!」不過我想短期內我都不會想再造訪Heavenly吧?!哈哈!

創作者介紹

Yes, Ms. Pan

msp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