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過開學兩個星期,我就有一種很疲憊的感覺,幸好過了一個三天連續假期的勞工節周末,應該算是充好了電可以準備再出發了。這個勞工節周末最讓我開心的事莫過於是他先生從舊金山來探望我。一直覺得自己還算堅強,但是當他一出現在我面前,堅強背後的疲憊身心徹底在他面前瓦解了。他先生聽到我每天工作近十二小時(從早上六點四十五到晚上六點半)才有辦法踏出學校回家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有時覺得辛苦也就算了,但是在這個學校我並沒有完全感受到新老師該有的協助。沒有協助也沒有關係但是一起共事的人不但沒有減輕我的焦慮感反而加重我的焦慮感。我在反思自己是否是自己個人的問題? 是我對自己教學的要求太高還是我尚未習慣這樣的共事模式呢?  老實說我現在沒有很明確的答案,我只能再給我自己多一點時間畢竟也才過了兩個星期,在這期間假如我還是一直感受到強烈的焦慮感,那麼我再來考慮下一步該如何應變應該會比較恰當。

msp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